_苗砸

拖帝

一年了,考完就回来了。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呀。。高三啦。。

王者荣耀【酒鱼】

初次见面。

李白在亭内独酌,庄周乘鲲路过。

酒意熏然,李白瞧见了鲲,颇有些兴趣。

再一看上头坐着人,背影甚是好看。

“小娘子可愿过来共饮一杯?”

庄周自梦中悠悠醒来,耳听得“小娘子”三个字,还不晓得是在说他,只道是哪位良家女子给登徒子调戏,当下便扭头去看。

他一回头,李白便语塞。

诚然,庄周长得并不算英俊。他面容一点不硬朗,反而有些秀气,这在习武之人眼中是十分恶心的长相。

但李白虽习武,也有颗怜香惜玉之心。看他相貌好,便起了结交之意。

“那位兄台,不如过来共饮一杯?”

庄周却没动,稷下三贤者,也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庄周,最厌被人误认为是女人。

他一看李白放在石桌上的剑,再一看桌上放着的酒壶酒杯,心下明了,这位就是青莲剑仙了。

他微一点头,拍了拍鲲,就要走。

李白自然不会让他离去,飞身上前拦住他去路。

“看兄台玉质金相、风流倜傥,座下又是北冥鲲,想必是稷下子休罢?”

庄周笑道:

“见君龙泉剑,便知是享誉天下的青莲剑仙李白。依在下之见,独酌更比对饮有趣;相比独酌,在下也更喜欢会见周公。剑仙,有缘再见了。”

说罢便要绕开离去。李白自然不依,又是一拦。

“你我初次相见,实属缘分,若不同饮,岂不辜负?”

庄周仍是笑着,头却渐渐低了,眼睛也有合上的趋势。

“周公唤我,恕在下不作陪了。”

李白见他真欲睡去,不禁哑然失笑。传闻所说,稷下庄周嗜睡,他本当作笑谈,今日一见竟是真的。

他忽然跃起,跳到鲲背上,鲲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吼,但似是怕惊了主人,稍稍颤抖便没有再动。

李白心想,放肆的事干的太多了,今儿便当多了一件罢。他伸出手,搭至庄周肩上,俯身在他耳边说:

“子休,周公不若我有心,与我相谈可好?”

见庄周有醒来的趋势,李白暗暗一笑,本是轻放在他肩上的手突然用力,竟是要直接将庄周抓进亭内。

这可是忍不得了。

庄周眼睛还未完全睁开,手已抬起,做了个向前的手势。李白顿时感觉不对,似有什么物什穿体而过,周身的一切都变快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庄周直视着他,将他一把推开。

“剑仙,失礼了。”

待李白回过神,他已走出一段距离,李白施起轻功便追。

好不容易快要碰到鱼尾,只见那鱼尾突然用力一拍地面,一股气浪袭来。李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又慢了,他终于停下,看着庄周远去的方向,大声说道:

“古有三顾茅庐,今有李太白三请子休而不得,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愿与君后会有期!”

庄周闭上眼,唇角却罕见地轻勾了起来。

【完】

作者碎碎念:
没有太多cp感,因为我总感觉他俩属于那种文人雅士般的结交知己感
突然的脑洞,乱乱的别介意
没错我就是真爱庄周,其中有庄周的第一和第二个技能
说不定会有后续(大概?)

纠结

我到底填不填坑

填不填坑

不填坑

填坑





现在在写大鱼海棠的

守望先锋的

全职高手的

呀好开心

但还有坑没有填

怎么办呢😐

【2015文手总结】

所以说并不算什么文手吧😂

第一次写只是因为喜欢肖戴,没想到一写就写了个BE,现在想想都觉得我真是狠得下心啊【吐魂】

现在回顾以往的文,真的是一股看小孩的感觉【笑】,以后再把文风进步一下吧,看起来还是稚气未脱。

现在基本在忙学校的事了,lof也很少上,文也好久没看了,草稿扔在那里很久没更,真是对不起等待的各位了【鞠躬】!!

新的一年好好加油吧,不仅是文文,还有一切。

黄少天·退役画面(无CP向)

十四赛季,蓝雨季后赛第一轮出局。
没有喻文州的运筹帷幄,蓝雨有了一块难以填补的空白。
黄少天坐在队长的位置上,看着台下一干虎视眈眈的记者,疲惫地笑了。
一个记者被点起,他满怀恶意地看着黄少天:“据很多专家看来,蓝雨的重心已经转移,主攻手非卢瀚文莫属,再加上蓝雨似乎有意在青训营提拔一位剑客,对此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黄少天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他发现他越当队长越像叶修了。他不适合像喻文州一样慷慨陈词,他适合在记者提出问题时像那人一样懒洋洋的四两拨千斤般的带过,但是今天不一样。
他正襟危坐,严肃地仿佛不像自己:“这个问题我也有想过。”
然后便没了下文。
记者们议论纷纷,矛头直指黄少天:“那么请问你思考出了什么解决方法吗?”
“有啊,”一向多嘴多舌的人笑的一脸无谓,“我退役嘛。”
退役这个问题是他什么时候开始想起的呢?
偶尔和卢瀚文切磋,发现他已经学会不着痕迹的让自己了?在赛场上依然威风八面,却发现已经不够时间打字了?有时惊觉同赛季出道的人依旧留在职业圈的已经越来越少了?习惯性的挡在索克萨尔身前,却被操作者尴尬地提醒“队长那个攻击我可以躲过”不需要他来掩护了?
在一个午后,看着因为超负荷训练而颤抖不止的双手,他哭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早结束?他还没打够呢,他还没有创造出蓝雨王朝呢!为什么要这么快让他认清自己已经过气了的事实?
其实早该知道的不是吗?第十二赛季走了那么多人,十三赛季连喻文州都离开了。索克萨尔不需要一个迟缓的骑士,他也该走了。
黄少天站起身,对着摄像机鞠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躬:“谢谢大家!”
站直身体,他独自一人先行离开。
走到一半停下,通道很安静,只有他一个人。他对着墙蹲下,还是没有忍住,刚开始是小声的呜咽,接着越来越大声。自己的退役伴随着战队的屈辱,他怎么都无法做到平静。
有人在掌声中落幕,也有人在空荡中离开。
毫无疑问,他属于后者。
估摸着记者会大概要结束了,他擦干净眼泪,站在原地等着。
陆陆续续有人来了,卢瀚文看清他的一瞬间就扑了上去,黄少天之于他,亦师亦友。黄少天被卢瀚文抱的往后退了几步,待他松手,他才一个个地将队友们脑袋揉过:“蓝雨的夏天看你们的了!”
一伙人吵吵闹闹地向着尽头走去,黄少天看起来依然和以前一样,似乎出了通道他就会大手一挥招呼全队出去吃饭他请客。但不止他一个人知道,通道尽头,没有什么聚餐,只有分道扬镳。
背后看去,他的背影还是当初在喻文州身边聒噪的黄少天,但是有些变化,只有本人知道。他渐渐学会收敛,不再是一个发言者,而是一个倾听者,然而这个身份,将在今天和他的职业选手身份一起失去。
遗憾吗,不甘吗,愤怒吗。
黄少天的回答是:有,有,有。
但是,也仅此而已了。
背影依旧潇洒,只不过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无缘见到。
·END·

楚云秀·退役画面(无CP向)

十二赛季,烟雨亚军后的记者会,楚云秀在闪光灯中几乎睁不开眼。
记者们完全不顾她的感受,提着长枪短炮就轮番追问:“请问这次烟雨亚军的原因是因为楚队你反应没有跟上吗?是不是有个操作你的手速过慢导致战队队形出现空当?”
楚云秀愣了愣,随即苦笑,她并没有逃避:“是的。”
发问的记者因为她的肯定越发激动,抛出更加尖锐的问题:“根据烟雨副队长李华和其他队员的发挥水准来看,请问你还认为自己有带领这个战队前行的能力吗?”
这个问题问出,不仅是楚云秀,在场所有人都哗然。就算楚云秀失误,也轮不到一个小小的记者去质问,即使是冠亚之赛。
难得的,楚云秀并没有生气,她垂下眼,长而弯的睫挡住了眼中的波涛汹涌:“是啊,我该让位了。”
一瞬间,全场都因她这句话而安静,那个无礼的记者也瞪大眼看她。在坐的所有烟雨成员都轻颤了一下,克制住心里即将溢出的苦涩,他们很清楚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我是第四赛季进入联盟,如今粗略一算已经八年有余,能够加入联盟,能够和大家一起荣耀,我感到十分的幸运。在这里,我感谢所有和我一起战斗过的人,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我想说,遇见你们很幸运,不过因为年龄所限,还有一些别的什么原因,我要离开了。希望你们能在你们的荣耀之路上,走得越来越远。”而我,提前谢幕。
没有人出声,没有人打断,楚云秀说到最后已然哽咽。
“这……这……”记者们面面相觑,有些难以接受。
楚云秀没有等他们继续发问,站起身向着出口走去。
这条通道她走过无数次,有时开心、有时苦涩,然而这是她最后一次通过这里。就算以后还有机会,也不是以一个职业选手的身份了。楚云秀少有的矫情了一下,在尽头逆光而立,看着脚下长长的影子。
再见了,我最辉煌的时代。再见了,职业舞台。
心中念毕,转身离去,不再回头。
·END·

全职婚礼02

戴妍琦第一个到了目的地,一路都是欢声笑语。对于这种看起来很好玩的活动好动的她才不会抵触,更何况自己的搭档可是无数女性玩家的梦中情人,放松之余美男相伴,何乐而不为?
相比起年轻人小戴的蹦蹦跳跳,楚云秀可就显得有些兴趣缺缺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一言不发地点点头后就直接回了屋子。
方锐到时还在和工作人员扯着皮,一路天南海北地聊了个遍,从那群不要脸的鬼死劲给他投票开始一直扯到日本核泄漏,工作人员都被他满嘴跑火车唬得一愣一愣的。他到了也不急着放行李,转悠了半天把所有地方都摸索了个七七八八,正好看见周泽楷到了,便一路小跑着去迎接。
周泽楷看见向他跑来的方锐一愣,打了个招呼,本来想先回屋子的,没想到被方锐以增进友谊为借口拉着四处乱逛。
时间差不多了,工作人员催他们回了各自的小屋。
在此感叹一声联盟的苦心,在海边找个木屋不难,但是在旅游圣地找两个相邻的、四周没有住宅街道路闲人的木屋真的比较困难。现在是夏休期,海边却没人。这一切都不言而喻,联盟包下了这一整片海滩,只为了这次节目的录制。
周泽楷进入屋内,看见戴妍琦毫无形象地趴在地毯上玩着手机,听见声音便立马起身,自觉的走到门边帮他拿行李。
“枪王大大我们房间在楼上,我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就等你了呢!”戴妍琦帮他把行李放在客厅,仰起头直视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被她看的有些害羞,不自然地扭头,正欲开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方锐蹲在地上,背后还放着他的行李。听到开他们开门,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们:“楚队她不放我进去……”
周戴两人面面相觑。戴妍琦想了想,突然跑回屋内打开了电视机,看了一圈频道后了然一笑:“方锐大大,你让节目组把XX台录进去就好了。”
方锐一脸迷茫地走开了,节目组的效率不是盖的,十分钟不到就弄好了。周泽楷和戴妍琦两个人像小孩一样挤在窗前明目张胆地偷看方锐再一次敲门,这次楚云秀开了门,方锐乐的眯了眼睛,朝两人比了个大拇指。
戴妍琦笑成了一团,周泽楷看着她笑的开心,也轻勾了嘴角:“为什么?”
“啊?”戴妍琦尚有些疑惑,细细一思考便悟了,这是在问她为什么那么干呢!
“云秀姐正在追的那部电视剧这里没有台有,估计是因为这个心情才不好的,所以我就说让节目组把这个台录进去。”戴妍琦一脸得逞的笑意,看的周泽楷微微凝眸,片刻后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
“我去放行李。”
戴妍琦点点头,继续玩起她的手机。
到了二楼,周泽楷愣住了。先不说这里没有卫生间,竟然只有一个床!虽然是1.8米的大床也很尴尬啊!纯情的小周同学红了脸,默默地拿出了自己带的薄毯,决定晚上睡在地毯上。
突然,隔壁传来一阵拍打的声音。周泽楷透过窗户看到楚云秀拿着个枕头一下一下地拍着方锐,每一次都正中脸部,把他直接拍倒在了床上,感叹了一下那两人感情真好,周泽楷下楼去陪戴妍琦。
到了一楼,意外地看见有个工作人员坐在沙发上,戴妍琦则坐在地毯上,认真地在听那人说些什么。那人看见周泽楷,急忙站起来自我介绍,他是后勤部的,叫李江,来找他们讲解一下规则什么的。
周泽楷点点头,坐到了戴妍琦旁边,两个人坐的近,再加上刚才李江说了要多多制造互动,戴妍琦便十分自然地将头靠在了周泽楷肩上,完全放松也忽略了他的一抖。
李江看着对面两人的互动,坐下后腹诽现在没有拍摄啊,仍是尽职尽责地开始了讲解。
“那么我先说一下日程,早晨8:00—8:30起床,早餐8:30开始供应,到9:30你们都可以自由活动,但为了节目的趣味性,最好两人一起行动,看看海啊拉拉手什么的。9:30—11:30是运动时间,到时候我们会以游戏的方式完成。然后是半小时的午餐时间,再然后是两个小时的午睡时间。下午2:00—4:00你们可以自由活动,还是那句话,希望你们能为节目组着想,多一些互动。然后是一个小时的观众互动,我们在微博随意抽取观众们问的问题,你们来回答。然后给一个半小时你们自行准备晚餐,可以去最近的集市上买食材,节目组提供有限的经济援助。6:30—7:00是晚餐时间,然后再玩两个小时游戏,你们就可以洗澡睡觉了。”
“提问!”周泽楷还没从长篇大论里缓过劲,戴妍琦就嚷嚷起来了,“请问卫生间在哪里?”
李江露出了一个比较猥琐的笑容:“离得有点远,建议男生陪着一起去。”
戴妍琦瞪大了眼:“这是何居心啊!!”
李江摊了摊手:“没办法,冯主席安排的。”
戴妍琦只好把内心的眼泪吞回去,周泽楷见了她这副憋屈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李江看着两人间的粉红泡泡,只恨为什么没有架个摄像机把这一切都拍下来,播出去肯定引起轩然大波。
“每天的活动内容都会在当天早上以书面形式发给你们。还有,明天有个很大很大的惊喜给你们哟!”
戴妍琦一秒回神,眨着星星眼看着李江:“有多大?”
李江再次猥琐一笑:“大的超乎你的想象。”
周泽楷越听越无奈,好在这时候李江提出告辞,他才松了一口气。
李江走后,两人相对无言。戴妍琦知道自己是不太可能等到周泽楷主动找她搭话的,看着时间差不多,她提议先去拿衣服洗澡。周泽楷点点头,便呆在楼下等她。
等收拾好一切出了门,他们却怎么都找不到卫生间的所在地。戴妍琦跑到隔壁拉上了楚云秀和方锐,四个人在夜色中靠着手机的手电筒慢慢寻找着。
就算沙滩走的有点慢,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们也走了蛮远的距离。奇怪的事情来了,走了这么久,竟然没有看见一个工作人员,这不对劲呀。胆子小些的戴妍琦已经紧紧的抱住了周泽楷的一支手臂,哆哆嗦嗦地藏在他身后。
“怎……怎么没人呀?”她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小脸吓得煞白,伸手扯了扯旁边没事人样的楚云秀,“云秀姐,你不怕吗?”
楚云秀一只手拿着装有衣物的袋子,一只手插在兜里,一路走在所有人后面,见着有些石头啊坑啊啥的还能提醒一下众人,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
“不怕啊,干嘛怕,这晚风多舒服啊。”她拂了拂长发,一巴掌拍在前面的方锐肩上:“以后几天晚上陪我来啊。”
方锐回头,苦着一张脸:“都听你的。”
周泽楷突然停下,往一个地方一指:“看。”
那里有一个四方形的物体,立在空旷的沙滩上,四周都是无尽的黑暗,在风中似乎还有隐隐的摇晃。
方锐走近几步,凭着自己5.2的视力仔细一看:“那是个棚子。”
楚云秀不耐烦:“哎呀管它是啥,靠近看看就知道了!”
四人朝着那棚子走去,到了近前,才发现这棚子的年龄不小。铁皮已经生锈,在风的吹动下“咯吱”作响,这让人不是很有安全感。
方锐推门进去,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饶是方锐也抖了一下。
“好黑啊。”楚云秀推开方锐,从他手上拿过手机,走到前面当先锋。
“竟然是由隔板分开的?这干嘛用的啊?”楚云秀看到了面前一个高大的铁板,四周也全是这种类似的,将不大的棚子分隔成一个一个的小空间。
这时周泽楷和戴妍琦也走了进来,周泽楷还十分顺手地把门关了。
“我靠周泽楷你干嘛关门啊!很吓人的好不好!!”方锐回头一看门关了吓得魂都要飞起,这门开关都很耗时间,万一有个啥东西追着……他简直都不敢想。
周泽楷只是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进出要关门,这是在冷气常开的轮回战队养成的好习惯。
“别说了,这板子高度也不算高,小戴!”楚云秀在附近走了一圈后,对着戴妍琦说:“坐周泽楷肩上去,看看前面有什么东西。”
“啊?”戴妍琦瞪大了眼,这是什么诡异的办法?
“看什么看,难道你比我重?快上去!”楚云秀一挑眉,队长的威仪显出,再不容戴妍琦多说。
戴妍琦只得认命,在方锐的帮助下坐在了周泽楷的肩上。
“怎么样?看见了什么?”楚云秀催促。
他们看不见戴妍琦的表情,只能从她的肢体活动来分辨情况。突然,戴妍琦开始大力地敲击周泽楷的头:“快下去!!放我下去啊啊啊啊,快点!!”
周泽楷小心地将她安全放下,戴妍琦刚落地便腿一软坐下。周泽楷见状,也不顾自己头疼,蹲着直视戴妍琦的眼睛:“没事了,怎么样?”
戴妍琦已是泪眼盈盈:“有,有东西……”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