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苗砸

挖坑专业户

荣耀一条街[律师事务所(包/罗)]

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城市,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荣耀一条街,不管你信不信,他们就是存在。

----题记

°脑洞大过天的想法,会告诉你是在数学课发呆想出来的?

°内含多CP别家店的人可能会互相串门。

°内含众多NPC,不要在意。

°可以接受?那么开始吧!


律师事务所[包罗](包罗&方莫&杜柔)


罗辑是荣耀一条街上学历最高的人,他在毕业后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包揽了全街的大小官司。

他的事务所里还有另外四个人:方锐,莫凡,唐柔,包荣兴。其实他觉得还有一个人可以算得上,那就是事务所斜对面那家婚介所的员工杜明。

明明手头上大把单身妹子可以考虑,偏偏每天没客人时要来他们这儿晃一圈,还带点唐柔最爱吃的街头那家果果小吃店的馄饨。有时其他汉子们跟着沾沾光也能尝到小吃店旁边那家乐乐水果店的水果,可是质量和唐柔的就差太远了。

在这个小小的事务所里,每个人都各司其职。

罗辑条理清晰,擅长处理一些商业官司;方锐能言善辩,舌战时一般都是他上阵;莫凡虽然总是沉默,但十分适合处理意外事故,他在法庭上咄咄逼人的样子丝毫不像一个平日寡言的人;唐柔是女性的知心好友,一般离婚或者对女性的骚扰案件都是她在负责。

包荣兴是最特别的一个,他是事务所的保卫者兼打手。当律师嘛,难免得罪几个人。明的不行人家就来暗的,打你个防不胜防。有时是黑夜里的一砖头,有时是早晨事务所门口的满地碎玻璃。不过那都是包荣兴来之前的事了。

包子1米88,全身都是肌肉,加上性格仗义打架厉害,是荣耀一条街的混混头子。一次小弟犯了事和人打官司,他坐在旁听席看完了罗辑是怎样巧舌如簧逼得对方律师哑口无言的。回去他就去了事务所问招不招人。罗辑看看他似乎是真心想找个工作,养个吉祥物也不错,就点头了。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去惹事务所的任何人。

不过,最近有个案子好像对方也不是很好惹……想到这里罗辑就叹了口气,这是个离婚案,本来应该交给唐柔的,但因为男方有些背景就不好让一个女孩子去做。唐柔听了安排只是微微一愣,然后就笑着接受了。

现在案子堆在罗辑的身上。若是女方配合也就好了,关键她十分保守,坚决不和他在除事务所以外的地方见面。

罗辑表示没办法,看男方那边意思吧。

女方一句话:“不用看了,他不想离。”

罗辑又头痛了,最讨厌这些一个死活要离一个死活不干的夫妇了,简直烦死人了!他忍着内心的吐槽感,“能说一下您想离婚的原因吗?”

“我是同性恋者,我爱人在等我去结婚。”

同性恋?

“同性恋?!”

罗辑看着事务所众人,所有人都和他刚刚听到消息时一样震惊,就连莫凡都瞪大了眼。

“我完全没有这个经验啊!”罗辑长叹,“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按照平常那样就好了吧,劝劝男方那边,实在不行就上法庭强制性解决。”方锐在没有外人时总是坐无坐相,此时他就扭曲地蜷缩在事务所唯一的小沙发上。

“可是男方不是有点背景?”唐柔有些担心。

“需要我出马吗?”包子捏捏拳头,跃跃欲试。

“应该……没事的吧。”罗辑回答的很不确定。

一天都在担心中度过。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第二天女方打来电话,“他同意了,只是很抱歉,我撒了一个谎。我告诉他离婚是因为你(罗辑倒吸了一口冷气),下午能来一下吗?我请你吃顿饭。”

罗辑想想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就答应了。

中午时,包子突然问起最近那个案子。

罗辑解释完,撇撇嘴,“女方也真够绝的,竟然把我推了出去当挡箭牌,什么仇什么怨啊!”

“带上我吧带上我吧,”包子一脸向往,“我记得那家的灌汤包超……级好吃的!”

罗辑看着包子无辜的眼神,终于还是心软同意了。

“耶!”包子欢呼,伸手一把搂住罗辑。因为身高的原因,两人看上去竟然有些暧昧。

“咳,我先去工作了。”罗辑意识到了什么,急急忙忙地推开他,迅速离开。

包子站在原地,刚才的兴奋褪去。英俊的面容浮上几分怅然,看着自己搂住他的那只手,插进兜里走了出去。

下午,两人提前了一刻钟到,却发现女方已经在那里等着,旁边还坐着一个男子,皮肤白的出奇。

待两人走进,那名“男子”回头,竟然是个女性!只是她的打扮太man,宽大的T恤衫,牛仔裤,男款鞋,不化妆不戴耳环。

女方和他们打招呼,十分自然地向他们介绍她的恋人。包子显然没见过这种阵仗,懵了一瞬。罗辑则规规矩矩地握了手,坐下和对方互相问候。

“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呢?”

包子和另一位女性离席抽烟,女方搅着咖啡,一脸促狭的笑意,看向对面的罗辑。

“呃,刚才不是说了吗,普通的工作关系。”罗辑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低头喝了几口茶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呵呵,别逗了。他看你的眼神温柔得能腻死瞎子,还说没关系?”见罗辑不说话,她又开口,“和她相爱,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喜欢一个人,是不用在乎性别的,相应的,如果他喜欢你,他也不会在乎的。”

罗辑看着茶叶在茶水中翻滚,正如他此刻的心情。

也许,被说中了呢。

包子正向他们走来,逆着光,罗辑却仿佛能看到他眼角眉梢充斥着的笑意。突然觉得有点晕。对面的人轻轻笑了,起身告辞离开。

包子坐下后并没有立刻开吃,而是伸出手碰了碰发呆的罗辑。

“没事吧?她和你说啥了?”

看着包子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罗辑有些慌乱,“没什么。吃饭,吃饭。”

包子看着罗辑一筷子把蟹黄包沾了辣椒酱,毫无察觉地送进嘴里。

然后……“咳咳咳咳咳!!水!!!水!!”

罗辑脸全红了,他吐着舌头,眼角湿润,急切地环视整个桌面。拿起一杯凉的,直接喝了下去。

“没事吧?还能说话吗?”包子见状,伸出手拍了拍罗辑的后背,“要不打包回去吃?”

罗辑泪眼朦胧地拒绝。哪有人不在饭店吃热的偏要打包回家吃冷的?

包子在边上念念叨叨,大概意思就是让他注意点不要发呆。罗辑拿餐巾纸整理好了仪容,脸上的红色还未褪去,嘴巴却没有了那火辣辣的感觉。

“包子,我想问你件事。”

“随便啊,问吧。”

“你有女朋友吗?”

包子竟然少有地沉默了,垂着头。良久,“你希望我有吗?”

“诶?”

他直视罗辑的眼睛,不让他逃避。

“还是不要有……好了。”

尽管罗辑说的声音十分小,但包子坐的很近,可是全部收于耳中。他愣了一瞬,笑意铺满了眼底,伸出手揉了揉罗辑的头发,“你啊……”

罗辑只觉得热,十分的热,哪怕中央空调正在大功率输出,他也觉得热。

是不是眼花了?竟然看见了包子的温柔。

回到事务所,包子站在日历前。

“咦?明天是情人节?”

“是啊,”办公桌前的罗辑伸了个懒腰,“明天估计没什么工作吧。”

“靠。”

“……什么?”罗辑看向包子,他正一脸懊悔纠结紧张的表情,似乎要把日历盯出一个洞来。

“我我我还有事!先走了明天见!”

看着包子匆匆忙忙远去的背影,罗辑百思不得其解,什么意思?

世事总是无常,有因必有果。罗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这也是他在被人殴打之后倒在角落还能冷静拨打荣耀医院电话的原因。

“……郑轩吗?来接一下,我被打了。

“地点……出了事务所左边那个小巷子,堆满垃圾那个,我在最里面。

“快点,疼。”

打完电话,他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在医院,身上是干净的衣服,似乎是骨折了,右腿吊着,手上插着管子正在打点滴。

安文逸正在看他的检查报告,见他醒来也不意外,对着外面叫了一声“包荣兴,罗辑醒了!”

包子立刻冲进来,他眼袋有些深,面色不佳,想来应该一夜没睡。

“昨天晚上郑轩联系了他,他过来坐了一晚上。你们聊,我先出去了。”安文逸查看了一下罗辑的那只伤腿,对着包子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罗辑看着包子一阵无言。说什么好呢?你昨天干嘛去了那么早下班?昨天那个打人的可凶了?今天天气真不错真是个表白的好日子?

……咳咳。

“对不起。”包子没了平日的神采飞扬,神色间有些颓然,“我不应该那么早走的,明明应该和你一起回家的,都怪我。”

罗辑看着包子一脸认真,心里也是不忍,况且这也根本不关他的事。

“今天事务所的玻璃被砸了,方锐唐柔他们正在处理。”

罗辑看向窗外,“我们要不去珠宝店直接买块金刚石的吧,挡那儿砖砸算什么啊!”

包子愣住了,“竟然有那么硬的石头吗?那为什么以前不买?”

废话,那是因为……金刚石,就是钻石啊。再工作十年都买不起那么大一块啊!

“对了,昨天你怎么走的那么早。”罗辑以陈述的语气说出,本来也没指望他回应,谁想包子倒真的以为这是问句。

“我本来想今天表白的。”

什么?!

表白?!

包子?!

和谁?!

我怎么不知道?!

罗辑内心咆哮,外表看起来还是十分冷静,“现在呢?表白了吗?”

“呃,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你这就不对了,”罗辑打断他,严肃地说,“不要管什么意外,去吧。她如果真心喜欢你,肯定会答应。”

包子闻言深深看了他一眼,“你说的。”

“嗯,我说的。”

包子掏出一个小盒子,上面印有荣耀珠宝店字样。包子走到罗辑床前,单膝跪下。

直到此时,罗辑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眼睁睁地看着包子垂首,酝酿了一会情绪,抬头直视他的眼睛,“罗辑,那个什么,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你。那天那个和我出去抽烟的女的也跟我聊了很多。她说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容易,要我好好把握。我特意选在在情人节表白,要是你不答应我就这辈子都不过这个节了。还有……我上网搜了下,荷兰的景色不错。要一起去吗?”

罗辑石化了。在他二十多年的生命中,这不是第一个人对他表白,却绝对是第一个男性。而且……“拒绝就这辈子都不过情人节”这妥妥的是威胁啊!

“那个……”

罗辑还没开始说话,房间门突然被推开,几个身影随着惯性倒地,唯一站着的唐柔笑得尴尬。包子也站起来,俯视着面前的人们。

倒下的人中,有叶修,有莫凡,有方锐。无论是谁,现在都只有一个念头,让我们永远别起来吧。

最终,叶修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哟,罗辑受伤了啊?”

刚走到门口的苏沐橙无奈。不知道是谁大半夜的听说了这件事担心的几乎一宿没睡,现在又在这演呢。

包子一脸复杂地看着叶修,“老大……”

方锐接着站起来,什么都没说,上去就用力地抱了包子一下。

“好兄弟,挺你!”

包子和罗辑都愣了。罗辑的心情也从刚开始被人发现的羞耻变成了满心满意的感动。

“同性恋”,在很多人眼中是多么肮脏的词汇,他的朋友却可以理解他。看着周围众人的笑容,罗辑觉得,哪怕是虚假的,他也开心得快要哭出来了。

包子比罗辑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没心没肺,但也不会不去思考他们之间的未来。这条路有多么难走,他知道。能得到身边兄弟的鼓励,他感激不尽。

“谢谢,你们。”罗辑的声音有些沙哑,却饱含真情,“谢谢。”

一干人也停止了嬉闹,纷纷整了神色看向他们俩。

“有什么事找我,我在这街上还是比较说得上话的。”叶修对着包子点点头。

“我没啥能为你们干的,总之,我祝福你们!”方锐脸上竟是连在法庭上都难见的神采飞扬。

“加油。”莫凡看着包子的眼睛,他能感受到包子的执着。

“那么。”包子重新跪下,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戒指。戒指是银质的,镶有一个钻石。因为考虑到是男性用,并没有什么繁复的花纹,一切都以简单为主,却并没有给人廉价感。

“答应我吗?罗辑先生。”

罗辑伸出手,“当然了,包荣兴先生。”

在爱情面前,性别重要吗?世俗重要吗?谁都无法阻挡,两颗相爱的心互相贴近。

-END-

P.S 周六中考。。嗷嗷简直累出翔,会告诉你们这个脑洞四月就在想了嘛?马上放暑假希望我一天两篇郎愿望可以实现!但是凭我这看了又改改了又看的墨迹性格。。果然还是不大可能。。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