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苗砸

挖坑专业户

【韩/楚】Again01

楚云秀在房间里聚精会神地研究烟雨和虚空的对战视频,看着看着却蹙起了眉。
“队长,有你的信。”李华敲门,得到回应后进入将一个信封放在桌上。
“谢谢……世界联赛邀请函?”
李华看着自家队长少有的露出惊讶的神情,对这内容也猜了个七七八八,见她拿出手机就自觉地离开。以他的经验来看,楚云秀应该会打给苏沐橙。
果然,“喂?沐沐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好像喻队肖队王队张副队他们都收到了。”
“等下,韩文清……他没去?”
“他拒绝了,说是要守在霸图。”
楚云秀心里一时百感交集。韩文清是她的前男友,他怎样她又怎么会不清楚,恐怕是自己知道了自己状态的下降,进入世界联赛也只会拖队友后腿,那就干脆不去。
他曾经是个多么无所畏惧的人啊……
刚进联盟那会儿,楚云秀尚且青涩,却是韩文清如日中天的时候。那时候,拳皇的名称享誉整个荣耀。楚云秀对他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霸气、认真、刚硬”这几个词。新秀挑战赛,她的队长笑着对她说了句“不单挑一下拳皇简直白来了荣耀”,她心念一动,向他发起了挑战。
结局是没有悬念的,她输得十分彻底,彻底到她从座位上站起时都有点失了面子的委屈。
她当时差点连笑容都撑不住,他却上上下下认认真真地扫了一眼她,“你会变的很强的。”
她一直以为这句话是戏言,但在几年之后,挚友张新杰告诉她,韩文清一直有看她的比赛录像,甚至专门制定了战术来限制她的发挥。
对于后来烟雨的落魄,他一定也是失望的。
楚云秀沉浸在回忆里,完全没有听进苏沐橙的话语。
“秀秀,秀秀?你在听吗?”
“……在。”
苏沐橙苦笑了一声,“秀秀,你是不是还放不下韩文清?”
楚云秀沉默。
他们两人啊,在一起的那样自然,分开也是那样的顺理成章。
开始是韩文清约的楚云秀,在一个咖啡馆,对面喝着纯牛奶的男人向她告白了。他说得风轻云淡,但是楚云秀看到了他的另一只手死死地抠住了椅子的边缘。
真好玩。楚云秀如是想。
那个时候她还不喜欢他,但她答应了他。
然后就是三年。
约会从来都是韩文清提出,电话从来都是韩文清打过来,qq从来都是韩文清找她。
那天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约了他出来,看到他开心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突然有些难过。
“我们分手吧。”
对面的那个男人,就在几秒钟之前,还是眼带笑意地看着她。现在,他的眼睛像是被蒙了一层黑色的布,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
“理由。”
“你这样对我,不累吗?”
对面的那个男人,他的嘴唇在颤抖,却还是硬逼着自己要讨一个说法,“就算累,这也应该由我来说。”
“韩文清,”楚云秀言语里已带了不耐,“好吧,我累了。应付你我累了,我不想再演下去了,那些温柔留给你的下一任吧。”
说完楚云秀就后悔了。荣耀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联盟第一硬汉韩文清,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哀伤。
细细想来,这三年楚云秀真的没有动摇吗?怎么可能呢,她又不是铁石心肠。看着一个在荣耀界翻云覆雨的人为她卑躬屈膝,她不知所措,却也沉溺于这种快感。
那之后楚云秀想了很久,她为什么能不顾三年感情对韩文清如此残忍?
她最终在一个电影中找到了答案。男主角跪在地上恳求女主角回眸,女主却仍然坚定地去了国外。多年之后她才有他的消息。他死在了寻找她的路上,墓碑上只刻了一句话:“先爱上的人,就输了。”
这句话正好适用于他们身上。韩文清先爱上,他们的故事还未开始,他就输了。
“秀秀,还是说明白吧。”
“不需要。再说了,我对他也没什么。”
苏沐橙没有再提,转了个话题聊起最近的电视剧。楚云秀的脾气她知道,认定的事情难以改变,拗不回的顽固。
“挂啦,拜。”
见到韩文清,是在集训完后,出发去苏黎世的前一晚。
她的房间在张新杰隔壁,那晚她准备出去逛逛,刚打开门就感觉到了异样。
旁边,韩文清正从张新杰房里出来,看见她,都没有说话。
“那我先走了,比赛加油。”
待韩文清进入电梯,张新杰才转头,漠然地看着她。只有有关韩文清的事情时,张新杰才会对她这样冷淡。
她的手抬起又放下,最终还是哪儿也没去,回了房间。
她听见了张新杰低声的咒骂。
不出意料的,第二天又见到了他。
他和国家队的其他人一起吃早餐,不知道有意无意,一帮子人吵吵闹闹地竟让韩文清坐到了她身边。
韩文清向她微微点头示意,她也客气地笑着,将椅子挪的远了些。
粥上来了,皮蛋瘦肉粥有的放了葱。楚云秀看着自己的粥上面漂浮着的一层绿绿的葱,皱了皱眉。
刚准备拿起勺子,韩文清却将自己的和她的换了,他的那碗是没有葱的:“没吃过。”
楚云秀想换回去,奈何一桌子人都在看,她也懒得成为人饭后的笑谈,干脆就大大方方说声谢谢,低头慢慢地吃。
在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才抬起头瞪了苏沐橙一眼。粥是她分的,她知道她不喜欢吃葱。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饭后,韩文清叫住了正欲离去的楚云秀:“可以谈谈吗?”
楚云秀同意了。有些东西,还是说清比较好。
他们去了休息室,现在离去飞机场还有三个小时,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在房间中度过。
韩文清很少抽烟,看着眼前这个他爱了七年的女人,他竟然很想用尼古丁麻痹自己。
“有什么事吗?”韩文清莫名其妙的安静让楚云秀有些紧张,不由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我们重新开始,可以吗?”
楚云秀愣住了。韩文清已经抬了眼看她,眼里是一种卑微的祈求。
怎么可能。
一定是眼花了。
嘴角一挑,不正经的话便蹦了出来:“临行了,韩队可别扰乱军心啊。”
韩文清没有理会她的语气,认真地看着她:“我倒希望你能被扰乱。”
我靠老韩什么时候这么会讲情话了。
这么想着的楚云秀还是脸红了。
她一面在心里痛斥自己的猥琐,一面依旧和韩文清扯着皮:“好啊我答应啦,韩队是不是觉得安心了呢?”
韩文清的神情顿时一松,楚云秀心里一惊,这个人不会当真了吧!
“我当真了楚云秀,我录下来了。”韩文清晃晃手中的手机,“别反悔。”
不等楚云秀再说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离开。
手中的手机早已关机,他只是不想听到楚云秀再次否认的话语,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无数次,张新杰问他为什么。论姿色,楚云秀不如苏沐橙;论背景,楚云秀不如唐柔;论性格,楚云秀不如戴妍琦。
她到底哪里好?
韩文清不知道。也许,在第一次见面时,年轻的她一本正经地对他说“请前辈赐教”时他就已经陷进去了。 

七年,无法自拔。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