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苗砸

挖坑专业户

全职高手【方/莫】

今天是个晴天。
方锐拉开窗帘,阳光毫不吝啬的洒下,瞬间充满了不大的客厅。
他在好几年前买了这个房子,用的是他还是荣耀职业选手时赚的钱。虽然一切都是他自己布置的,他却依然在房产证上写下了两个人的名字。
退役后的第一年,方锐深感在社会混的不易,好在他手上还有大把的钱,便果断地过起了家里蹲的生活。第二年,他决定干些什么来填补无聊的空白,于是,他做了兴欣的技术指导兼技术部挂名副部长。
今天他请假,因为有一件必须要去做的事。
感叹完难得的好天气,他走到卫生间开始洗漱。他大力地刷着自己洁白的牙,另外一只手拿了啫喱水往头上乱喷。洗脸的时候顺手揉了揉头发,嗯,这个发型给满分。
手指点过一个又一个的香水瓶,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还是放下了手。在自己的记忆里,他好像不喜欢香水。
他走到卧室,面对一柜子花花绿绿的衣服,又陷入了沉思。换上白色T恤和颜色非常正的深蓝色牛仔裤,对着镜子照了好久,他还是放弃了。最后换上白衬衫和黑西裤,衬衫下部扎进裤子里,显得双腿又长又直。
直接忽略一堆稀奇古怪的配饰,他从自己的床头柜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红色盒子,里面是一串深棕色的檀木手链。他用手摩挲着上面的纹路,轻声笑了。
带好手链,抬头一看时间,他快步走到门边,最后检查一遍钱包手机钥匙,穿好鞋子走了出去。
走进一家花店,店主是个记性不太好的老奶奶。她偶尔会记得他,偶尔会忘。今天她心情不错,向他一个个介绍店里花的品种。方锐虽然是个急性子,但每次都会仔细地听上了年纪的店主唠叨。
他听完,让店主包了20朵秋栽的香槟玫瑰(1)。
显然店主又一次忘了他,她笑着调侃:“是要去追女孩子吗?加油啊。”
告别热情的店主,方锐看着手中的鲜花。追人么……是的呢。
他走了很久,在一扇门前停下,深呼吸几次平定心跳,然后缓缓地、缓缓地打开了那扇门。
入眼是干净的纯白,他爱的人躺在床上,阳光使他的侧脸看起来那样柔和,仿佛下一秒他就会睁开眼睛看向他,眼里是熟悉的沉寂。
“我来看你了。”
他走到床边坐下,将鲜花放在一边,伸出手摸了摸床上人的脸颊。他俯下身,吻过他微蹙的眉,紧闭的眼,高挺的鼻,最后停留在嘴唇。没有深吻,只是浅尝,不一会儿就离开。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纸,装模作样地清清嗓,开始念:
“亲爱的莫凡先生:
你好!
今天是你睡着的第七个年头了。这一年我过的还可以,在陈老板的指导下我学会了怎么炒瓜子,奶油、香草味的我都可以炒。等你醒了,我想在国外买栋房,再买一块地,里面全部种向日葵,什么时候你想吃了,我就给你做。
兴欣现在已经变的很厉害了——虽然一直都很厉害。老板现在赚了不少钱,她和魏琛那个老家伙的孩子长得超级快,天天就爱抱着篮球到处跑。叶修和苏沐橙今年年初离婚了,叶修找我哭了一晚上,我安慰他天涯何处无芳草,被他打了一拳。”
念到这里,方锐自嘲地笑了:“也许他也觉得这句话由我说出太没有说服力了吧。”
“……唐柔决定终生不婚,她爸爸也同意了,因为她有弟弟,所以也不用担心公司的接手问题。包子和罗辑分开了,他们前几年不是去了荷兰吗?今年罗辑被他的家人带回来了,包子决定一直留在荷兰不回国,这些年过去,他成熟了很多。安文逸结婚了,婚礼我去了,一个很平凡的女孩子,性格应该不错,看小安的表情他们会很幸福的。乔一帆我还是没有他的消息,据说是去了国外,这么多年也不给个联系,真是急死人。
今年真是多事,我前不久碰见老林了,林敬言,记得吧?那个流氓,和我搭档过的。他带着女儿,看见我还是单身很惊讶。我觉得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我可是为了你守身如玉呢!”
方锐读到这里眼前已是一片模糊,他放下纸,用手背抹去眼泪。
“……还记得我手上这串佛珠吗?你别嫌我唠叨,这件事我每年都要说一次。这可是你送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你冒着大雨去寺庙里求的。你知道吗你给我那一刻我心里感动死了,我当时开心的都哭了,你看着我眼泪鼻涕你还嫌弃我……”
念到这里方锐再也念不下去,他单手捂着脸哭的声嘶力竭:“你要真嫌弃我你就骂我啊……最近又有女生向我搭讪,她们长得漂亮身材也好,你替我赶走这些人啊……我总有一天会忍不住的你知道吗!我会不管你和别人结婚的知道吗!你……你还不醒,我就真的走了……”
床上的人还是那副表情,没有理他,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方锐低声道歉:“对不起,我又向你发脾气了。”
他凝视着莫凡的睡颜,思绪飘到七年前的今天。
那天下大雨,莫凡穿着连帽衫没带伞,就那么在大雨中走回家,路上看见了他,拦下他送给了他生日礼物。他哭了,扔了伞和他拥抱。他背对着马路,莫凡却看见了马路上向他们冲来的失控的汽车。他推开了他,自己却躲不过被撞飞,狠狠地摔在地上。那一瞬间,方锐的脑海中是空白的,直到看见莫凡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躺在地上抽搐时他才回过神来。他叫了救护车,此时莫凡的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他只是一直看着他,他们一直看着彼此,直到莫凡陷入昏迷。
然后是在医院,他在手术室外等了好久好久,久到他的眼睛哪怕只是眨一下都差点睡过去。最后的最后,医生出来了,在他的追问下,医生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嘴里吐出三个字:“植物人。”
然后种种自不必说。
这七年,他每年的今天都过来陪他,穿着他认为最好看的衣服,梳着他认为最帅气的发型,带着那个檀木佛珠手链,到他床前念他给他写的信。
“……我希望你能早点醒过来,我们也去荷兰,我们一起去看风车,去看郁金香。
爱你的,
方锐”

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将信纸放进去,数数正好是第七张。方锐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坐着,陪着他。从艳阳高照到月亮升起,他就那么看着他。
护士敲门来催,方锐仿佛大梦初醒,向着护士不好意思地微笑,离开了病房。











故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无论方锐是不是一直等着莫凡,无论莫凡是不是一直沉睡,故事停留在这里总是好的。有时候不知道结局,你还可以自己跟自己说:莫凡最后醒了,方锐一直在等他,他们在一起过的很开心。这是最好的结局,但这不是结局。


----------------------------------------------------------------
(1)20朵:永远爱你,此情不渝;
香槟玫瑰: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
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
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

(下面的你们真的要看?是结局呢。)














































“医生,他是不是快醒了?他动了!你看到没有他动了!”
“非常遗憾,他脑内只有控制活动的细胞死亡,其他的细胞还完好无损,这时他是有意识的,会做梦。但这种情况是对植物人患者一种最残酷的情况,这个梦让他非常痛苦。这种痛苦不仅在消耗他的免疫力也在消耗他的生命力,他……应该就是这几天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代表医院问你,你是否同意拔掉呼吸器?”
“拔……拔掉呼吸器?那他?”
“会死。”
“……你他妈的说什么??你这是谋杀!”
“我们是出于人道主义,你希望看见他这么痛苦下去吗?希望看见他在受尽了折磨之后死去吗?没有痛苦的死也许对他更好。”
“……他真的很痛苦?”
“我以一个医者的身份向你发誓,拔掉呼吸器对他是一种解脱。”
“……好,我同意。”
如果活着让你痛苦,我会选择让你安稳的死去。
“拔吧。”


-END-
P.S.其实我觉得还是蛮暖的。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