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苗砸

挖坑专业户

全职婚礼02

戴妍琦第一个到了目的地,一路都是欢声笑语。对于这种看起来很好玩的活动好动的她才不会抵触,更何况自己的搭档可是无数女性玩家的梦中情人,放松之余美男相伴,何乐而不为?
相比起年轻人小戴的蹦蹦跳跳,楚云秀可就显得有些兴趣缺缺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一言不发地点点头后就直接回了屋子。
方锐到时还在和工作人员扯着皮,一路天南海北地聊了个遍,从那群不要脸的鬼死劲给他投票开始一直扯到日本核泄漏,工作人员都被他满嘴跑火车唬得一愣一愣的。他到了也不急着放行李,转悠了半天把所有地方都摸索了个七七八八,正好看见周泽楷到了,便一路小跑着去迎接。
周泽楷看见向他跑来的方锐一愣,打了个招呼,本来想先回屋子的,没想到被方锐以增进友谊为借口拉着四处乱逛。
时间差不多了,工作人员催他们回了各自的小屋。
在此感叹一声联盟的苦心,在海边找个木屋不难,但是在旅游圣地找两个相邻的、四周没有住宅街道路闲人的木屋真的比较困难。现在是夏休期,海边却没人。这一切都不言而喻,联盟包下了这一整片海滩,只为了这次节目的录制。
周泽楷进入屋内,看见戴妍琦毫无形象地趴在地毯上玩着手机,听见声音便立马起身,自觉的走到门边帮他拿行李。
“枪王大大我们房间在楼上,我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就等你了呢!”戴妍琦帮他把行李放在客厅,仰起头直视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被她看的有些害羞,不自然地扭头,正欲开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方锐蹲在地上,背后还放着他的行李。听到开他们开门,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们:“楚队她不放我进去……”
周戴两人面面相觑。戴妍琦想了想,突然跑回屋内打开了电视机,看了一圈频道后了然一笑:“方锐大大,你让节目组把XX台录进去就好了。”
方锐一脸迷茫地走开了,节目组的效率不是盖的,十分钟不到就弄好了。周泽楷和戴妍琦两个人像小孩一样挤在窗前明目张胆地偷看方锐再一次敲门,这次楚云秀开了门,方锐乐的眯了眼睛,朝两人比了个大拇指。
戴妍琦笑成了一团,周泽楷看着她笑的开心,也轻勾了嘴角:“为什么?”
“啊?”戴妍琦尚有些疑惑,细细一思考便悟了,这是在问她为什么那么干呢!
“云秀姐正在追的那部电视剧这里没有台有,估计是因为这个心情才不好的,所以我就说让节目组把这个台录进去。”戴妍琦一脸得逞的笑意,看的周泽楷微微凝眸,片刻后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
“我去放行李。”
戴妍琦点点头,继续玩起她的手机。
到了二楼,周泽楷愣住了。先不说这里没有卫生间,竟然只有一个床!虽然是1.8米的大床也很尴尬啊!纯情的小周同学红了脸,默默地拿出了自己带的薄毯,决定晚上睡在地毯上。
突然,隔壁传来一阵拍打的声音。周泽楷透过窗户看到楚云秀拿着个枕头一下一下地拍着方锐,每一次都正中脸部,把他直接拍倒在了床上,感叹了一下那两人感情真好,周泽楷下楼去陪戴妍琦。
到了一楼,意外地看见有个工作人员坐在沙发上,戴妍琦则坐在地毯上,认真地在听那人说些什么。那人看见周泽楷,急忙站起来自我介绍,他是后勤部的,叫李江,来找他们讲解一下规则什么的。
周泽楷点点头,坐到了戴妍琦旁边,两个人坐的近,再加上刚才李江说了要多多制造互动,戴妍琦便十分自然地将头靠在了周泽楷肩上,完全放松也忽略了他的一抖。
李江看着对面两人的互动,坐下后腹诽现在没有拍摄啊,仍是尽职尽责地开始了讲解。
“那么我先说一下日程,早晨8:00—8:30起床,早餐8:30开始供应,到9:30你们都可以自由活动,但为了节目的趣味性,最好两人一起行动,看看海啊拉拉手什么的。9:30—11:30是运动时间,到时候我们会以游戏的方式完成。然后是半小时的午餐时间,再然后是两个小时的午睡时间。下午2:00—4:00你们可以自由活动,还是那句话,希望你们能为节目组着想,多一些互动。然后是一个小时的观众互动,我们在微博随意抽取观众们问的问题,你们来回答。然后给一个半小时你们自行准备晚餐,可以去最近的集市上买食材,节目组提供有限的经济援助。6:30—7:00是晚餐时间,然后再玩两个小时游戏,你们就可以洗澡睡觉了。”
“提问!”周泽楷还没从长篇大论里缓过劲,戴妍琦就嚷嚷起来了,“请问卫生间在哪里?”
李江露出了一个比较猥琐的笑容:“离得有点远,建议男生陪着一起去。”
戴妍琦瞪大了眼:“这是何居心啊!!”
李江摊了摊手:“没办法,冯主席安排的。”
戴妍琦只好把内心的眼泪吞回去,周泽楷见了她这副憋屈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李江看着两人间的粉红泡泡,只恨为什么没有架个摄像机把这一切都拍下来,播出去肯定引起轩然大波。
“每天的活动内容都会在当天早上以书面形式发给你们。还有,明天有个很大很大的惊喜给你们哟!”
戴妍琦一秒回神,眨着星星眼看着李江:“有多大?”
李江再次猥琐一笑:“大的超乎你的想象。”
周泽楷越听越无奈,好在这时候李江提出告辞,他才松了一口气。
李江走后,两人相对无言。戴妍琦知道自己是不太可能等到周泽楷主动找她搭话的,看着时间差不多,她提议先去拿衣服洗澡。周泽楷点点头,便呆在楼下等她。
等收拾好一切出了门,他们却怎么都找不到卫生间的所在地。戴妍琦跑到隔壁拉上了楚云秀和方锐,四个人在夜色中靠着手机的手电筒慢慢寻找着。
就算沙滩走的有点慢,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们也走了蛮远的距离。奇怪的事情来了,走了这么久,竟然没有看见一个工作人员,这不对劲呀。胆子小些的戴妍琦已经紧紧的抱住了周泽楷的一支手臂,哆哆嗦嗦地藏在他身后。
“怎……怎么没人呀?”她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小脸吓得煞白,伸手扯了扯旁边没事人样的楚云秀,“云秀姐,你不怕吗?”
楚云秀一只手拿着装有衣物的袋子,一只手插在兜里,一路走在所有人后面,见着有些石头啊坑啊啥的还能提醒一下众人,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
“不怕啊,干嘛怕,这晚风多舒服啊。”她拂了拂长发,一巴掌拍在前面的方锐肩上:“以后几天晚上陪我来啊。”
方锐回头,苦着一张脸:“都听你的。”
周泽楷突然停下,往一个地方一指:“看。”
那里有一个四方形的物体,立在空旷的沙滩上,四周都是无尽的黑暗,在风中似乎还有隐隐的摇晃。
方锐走近几步,凭着自己5.2的视力仔细一看:“那是个棚子。”
楚云秀不耐烦:“哎呀管它是啥,靠近看看就知道了!”
四人朝着那棚子走去,到了近前,才发现这棚子的年龄不小。铁皮已经生锈,在风的吹动下“咯吱”作响,这让人不是很有安全感。
方锐推门进去,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饶是方锐也抖了一下。
“好黑啊。”楚云秀推开方锐,从他手上拿过手机,走到前面当先锋。
“竟然是由隔板分开的?这干嘛用的啊?”楚云秀看到了面前一个高大的铁板,四周也全是这种类似的,将不大的棚子分隔成一个一个的小空间。
这时周泽楷和戴妍琦也走了进来,周泽楷还十分顺手地把门关了。
“我靠周泽楷你干嘛关门啊!很吓人的好不好!!”方锐回头一看门关了吓得魂都要飞起,这门开关都很耗时间,万一有个啥东西追着……他简直都不敢想。
周泽楷只是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进出要关门,这是在冷气常开的轮回战队养成的好习惯。
“别说了,这板子高度也不算高,小戴!”楚云秀在附近走了一圈后,对着戴妍琦说:“坐周泽楷肩上去,看看前面有什么东西。”
“啊?”戴妍琦瞪大了眼,这是什么诡异的办法?
“看什么看,难道你比我重?快上去!”楚云秀一挑眉,队长的威仪显出,再不容戴妍琦多说。
戴妍琦只得认命,在方锐的帮助下坐在了周泽楷的肩上。
“怎么样?看见了什么?”楚云秀催促。
他们看不见戴妍琦的表情,只能从她的肢体活动来分辨情况。突然,戴妍琦开始大力地敲击周泽楷的头:“快下去!!放我下去啊啊啊啊,快点!!”
周泽楷小心地将她安全放下,戴妍琦刚落地便腿一软坐下。周泽楷见状,也不顾自己头疼,蹲着直视戴妍琦的眼睛:“没事了,怎么样?”
戴妍琦已是泪眼盈盈:“有,有东西……”
·TBC·

评论(24)

热度(54)